行業信息

“國漫25年的冰與火之歌”,動漫產業會“寒冬將至”嗎?

點擊數:2982018-11-08 18:57:18 來源: 娛樂獨角獸

新聞摘要:這個回應緩解了漫畫行業從業者的恐慌,但從騰訊動漫的言語中不難看出行業調整期到來了。漫畫行業開始考察“變現KPI”了。一直以來,騰訊動漫通過簽約、稿費、內容分成等形式,幫助創作者獲得收益。

時隔兩年,公眾再次注意到了姚非拉。

  11月2日,他現身于2018騰訊全球合作伙伴大會二次元分論壇,進行了一場演講,演講主題是《中國漫畫,25年的冰與火之歌》。在產業合作與數據分析為主的論壇里,姚非拉的這場演講審視漫畫產業的變化與浮躁,顯得感性而懇切。作為曾經憑一己之力兩次鬧翻國漫圈的人,這番言辭讓不少圍觀群眾覺得有些復雜。

  這是姚非拉今年第二次出現在騰訊活動上,1月18日他還曾擔任騰訊“容·耀2017中國游戲風云榜”的頒獎嘉賓。而在這之前,標記在他身上最深的印記還是2016年年底國漫圈著名的“逃離夏天島事件”,姚非拉的個人百度信息也還停留在這里。

  對于大眾市場而言,姚非拉是國漫圈的一個節點。在他與夏天島旗下王牌畫手們決裂之前,姚非拉象征著國漫圈的話語權,夏天島是彼時國內漫畫行業的“桃花源”,在夏天島為核心的運營機制中,姚非拉手里掌握著行業的頭部IP與篩選新人的權利。2013年夏天島與畫手豬樂桃的版權風波里,夏天島與姚非拉占領著絕對的優勢。

  而在王牌畫手夏達倒戈之后,姚非拉一夕之間背上了“行業壓榨者”的名號,霸王合同、收益分賬不平等、作品版權歸屬有問題等各類曝光消息襲來,姚非拉仿佛成為了國漫圈的“原罪”。這次事件讓公眾看見了國漫圈的真實情況,行業發展為運營商與平臺帶來的豐厚的紅利,但利益增加之下行業管理機制并沒有得到相應的升級。這種情況下,巨頭資本進行IP收割,初代運營商與畫手之間出現裂痕。彼時,姚非拉表示“我覺得目前行業是在資本的涌入下變得日益浮躁”。

  時至今日,大平臺與資本已經接管了整個動漫行業,無論是動漫公司還是漫畫CP公司、頭部創作者都傾向依附大平臺或者抱團取暖,而姚非拉帶著夏天島的十部作品出現在騰訊新創辦的二次元社區“波動星球”上,討論著如何定義與生產出一部精品漫畫。

  漫畫行業熱錢減少,商業變現模式遭遇瓶頸,公眾開始警惕,漫畫行業是否“寒冬”將至?但更明顯的是,江湖已經變了,風暴興起的原因已經截然不同。

  國漫行業的資本春秋

  不管真相到底如何,所有人緬懷過往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帶上一層美好的濾鏡。而當人們置身于行業寒冬恐慌之中時,就會不自覺以悼念過去的方式自我審視。

  已經有不少人開始追溯過往了。1993年《畫書大王》創刊,中國開始擁有自己的原創漫畫和出版刊物,這被視為中國漫畫夢的開端。1995年,國家主導“5155工程”,第一次提出來要打造有中國特色的漫畫。

  此后十年,國內漫畫行業進入成長階段,眾多漫畫雜志倉皇登上歷史舞臺,又匆匆離場,最終留下的雜志成為了紙質出版時代國內漫畫行業的基石,《漫友》《知音漫客》就是在這個時期登場,開始以商業化的思路培養了真正的職業漫畫家,但漫畫行業留在公眾心理最深刻的印象是“不賺錢”。

  2009年政策扶持動漫產業發展,大批的動漫產業基地橫空出世,也直接促進了有妖氣布卡漫畫、動漫之家等網絡原創漫畫平臺誕生,漫畫行業逐步進入互聯網時代。隨著微博、微信等社交網絡平臺的發展,漫畫行業的中心從紙媒平臺轉向了互聯網,內容傳播渠道的降低,刺激了大量漫畫創作者涌現,漫畫市場迅速擴大。

  2012年,大眾市場內容版權意識逐漸增強,巨頭資本開始進入漫畫市場,漫畫創作者們也在積極尋求內容變現模式,騰訊動漫率先出現,收割一批國漫資源,隨后快看漫畫、網易漫畫、大角蟲漫畫、愛奇藝漫畫等平臺出現,在漫畫市場掀起了IP圈地運動。漫畫內容從電腦PC端走向了手機移動端,除了傳統的頁漫模式,條漫模式也迅速興起,漫畫閱讀碎片化。

  也是從這個時候起,漫畫行業迎來了資本黃金期,平臺開始洗牌,漫畫內容IP化,漫畫運營商的話語權被削弱,頭部創作者成為重要資源。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,從2014年至2017年動漫產業市場規模從1000億增長至1518億,預計2018年突破1700億。2014年至2017年,動漫行業融資事件從35起增長至88起,融資金額額從2.3億增加至30億,其中2016年為爆發期。

  而資本介入下,漫畫平臺的格局也迅速形成,騰訊動漫與快看漫畫成為第一梯隊,最先入局的有妖氣、布卡漫畫則成為第二梯隊,網易漫畫、漫漫漫畫、大角蟲漫畫等則被視為第三梯隊。

  巨頭平臺還在持續發展下線,收割內容公司,如騰訊幾乎投資了市場上所有頭部漫畫CP公司,包括有狐文化(郭斯特)、徒子文化(使徒子)、幕星社(壇九、old先)等。11月6日,騰訊還投資了漫畫制作及游戲研發公司“十字星”。快看漫畫近期則投資了月蝕動漫,該公司專注于條漫內容創作與發行。

  外力作用下,漫畫行業仿佛迅速規模化和體系化,但實質上漫畫市場依舊在走其他內容市場的老路,資本收割平臺,平臺收割內容CP,內容付費、IP版權完成變現,資本哄抬了流量,行業看起來繁盛無比,但其實除了翻炒IP,漫畫內容折損率變大于變現率。

  最大問題或許在商業模式,現有的內容-付費、IP版權-資金回報的變現鏈條使平臺無法迅速形成現金流,IP運營則缺乏成熟的操作模式,漫畫平臺之間的競爭又進一步促使紅利向頭部平臺集中,無其他資金補給,一旦變現鏈條出現裂口,中游漫畫平臺就面臨崩盤。

  平臺屢屢陷入稿費危機

  “寒冬”何時來臨?

  資金鏈條的斷裂首先出現在平臺與漫畫創作者之間。 2017年7月,漫畫作者5Choon控訴咪咕動漫拖欠稿費已經超過6個月。媒體報道,當時咪咕動漫給出的回應是“財務系統升級”,之后會慢慢結清。這個插曲并沒有引起公眾的注意,真正的“寒冬預警”是大角蟲漫畫的欠薪風波。

  今年8月,千秋葉漫畫發布微博稱,漫畫平臺大角蟲已累計拖欠作者稿費數百萬元。據了解,爆料方是大角蟲漫畫平臺旗下的漫畫作者,雙方已經合作了三年。然而從2018年1月起,大角蟲便開始出現拖欠稿費的情況。據不完全統計,被拖欠稿費的漫畫工作室或作者達到46家,總金額超過400萬。大角蟲漫畫的頭部漫畫作者如《星夢偶像計劃》的作者煙頭histone、《超有病》的作者孫渣,也都表示自己也有被欠薪的情況。

  直到10月26日,大角蟲漫畫的欠薪事件也沒有完全解決,但由于稿費拖欠,大角蟲漫畫上的部分作品開始減更或停更。這真正觸發了漫畫作者們的恐慌,意識到行業泡沫正在消減。

  而欠薪事件還在接二連三的爆出,媒體報道,9月初《神契幻奇譚》作者劉沖LDART發布微博聲稱米粒影業拖欠版權費、稿酬120萬。

  10月底,一張“騰訊動漫停止支付作者稿酬”的截圖在網上傳播,輿論四起。騰訊動漫官方隨后進行澄清,“所有作者的稿酬,我們均會按時如數支付,并未出現拖欠情況”,并表示,騰訊動漫將進行調整,把部分作品轉入付費,由用戶和市場來決定作品發展,調整之后,收到用戶支持的作品將會獲得更高的回報。

  這個回應緩解了漫畫行業從業者的恐慌,但從騰訊動漫的言語中不難看出行業調整期到來了。漫畫行業開始考察“變現KPI”了。一直以來,騰訊動漫通過簽約、稿費、內容分成等形式,幫助創作者獲得收益。

  數據顯示,2017年騰訊動漫給漫畫創作者回報收益達到1.4億,其中付費閱讀的分成超過8000萬元,換句話說,有近6000萬的資金是平臺稿費底薪、簽約費用等。有媒體估計,調整之后,騰訊動漫讓更多作品進入付費模式,漫畫內容決定付費收益,收益再決定作者付費分賬,而平臺底薪則會減少。

  如果以騰訊動漫作為風向,那么此后漫畫行業必將掀起一場內部洗牌,這次洗牌是以漫畫內容為核心的,內容決定優勝劣汰,符合市場需求的內容將獲得更多紅利,而相對小眾或質量不濟的作品則被淘汰。可以預想,將有一批作品因為連載KPI不夠而被腰斬。

  這種洗牌有利有弊,就像網文市場一樣,起初內容投放平臺增多,傳播渠道與成本大大降低,這一方面刺激了市場大規模的內容產出,一方面使得內容質量參差不齊,而付費形成的壁壘則過濾掉了部分劣質作品,促進市場走向精品化。但同時會有弊端,創作者或許為了求生,會下意識迎合市場口味,內容功利化與同質化。

  在騰訊合作伙伴大會上,姚非拉當了一回“國王新裝里的熊孩子”,“最近這個行業比較煩心,一夜之間作品下降、公司倒閉、作者維權,很多人在喊冬天來了,很嚴重,問題到底在哪里?是缺錢嗎,是中國人沒有漫畫夢嗎,是我們缺人才還是缺市場,還是缺政策?”在姚非拉看來,市場遭遇這些問題并非壞事,這意味著遮羞布窗戶紙被捅破,思考行業真正要思考的問題時刻,已然來到。

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正好彩票网